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

来世做一条鱼

爱在黎明前SUNRISE2019-07-07 01:36:07

女儿盯着老爸:“咦!这不是郭德刚嘛!墙上结婚照里那个三七分的小鲜肉哪去了?”时间是个任性的理发师,不由分说就给他推出了个小平头。


小平头站在写字楼上俯看街道,红灯停绿灯行,车停人行,人群中怎么那么多的小平头,他们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?自己又是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?他对自己从未有过多高的期望,更谈不上远大的理想。就象楼下街道熙熙攘攘,平凡众生,再大的波澜,再高的山峦,再精彩的故事,最终只是精神上的彩排。


当然,人总是有点想法的。高中没毕业,他就想好了回去养猪。紧张的备考期间,还不忘言词恳切地给四川养猪大户刘永好写了封信。夜深人静时就在脑海里搭建自己的养猪场。可是命运弄人,他竟然考上了大学。 现在一听说新希望集团,心里就嘀咕:“当年考不上大学,一定比现在有趣多了”。高考结束的那个傍晚,斜阳夕照,少年清瘦的身影无比轻快,心里念想着他的养猪场,踩着自行车,沿着河边小道一路玩起了大撒把。


时世变迁,小河不再。今天看夕阳西下,想的是回家路上逛哪个菜场,老王今天可曾捞到什么野鱼野虾。人生的追求就这样堕落到一碗一筷的口食之欢!周末在家读着汪曾祺的《人间滋味》琢磨着,要象和菜头一样吃遍人间美食,像汪老一样记下每个滋味。以前只知道吃,可从未想过写。


君住长江尾,拿手的自然是各种江鱼的各种吃法。小平头有一点很厉害,凡在饭店里吃过的鱼就能在家里做出来。最衷情的是长江花鲢,一鱼三吃,双椒鱼头,红烧鱼尾,白煮鱼段,一条江鲢三种滋味;当然还有清蒸鳜鱼,选三四两的小鳜鱼肉质尤其鲜嫩,绝无鱼刺之忧;比较大众的做法有红烧江杂,各种不大不小的江鱼一起下锅,放了作料加上几颗鲜辣椒,炖上半个小时,微微辣的鲜美,吃到最后连汤汁都会一滴不剩;还有白烧鮰鱼,重点是加小块荤油,江鮰肉质肥厚细腻、汤汁浓白如鲜奶,确实不负“肥鱼”之美名;还有船丁鱼,手指一般长,骨酥多肉,以生抽着色,出锅时撒上葱花,老少皆喜,那是一道让你舌头根都会掉下来的美味。


城市的延江高架一路南下,小平头下班的心情也格外顺畅,高架的那头连着的是厨房的叮叮当当。随着各色鱼类的上桌,看着老婆孩子心满意足的样子,也就幸福其中了;隔三差五地呼朋唤友来家中,小酒三两杯,幸福人生也就不过如此了!不过,鱼吃多了,小平头偶尔也会生出些愧意,此生为人不鱼不愉,来世就做条鱼吧,也让另一个爱鱼之人烹煮享受,也算了却此生的鱼缘鱼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