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

人生如梦,我投入的却是真情

石大文韵2019-06-09 04:25:49


             匕

 抒情的人道主义者

汪曾祺

           阝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廴              匚

开 篇

先引入本期主要人物汪曾祺


汪曾祺

 

(1920年3月5日—1997年5月16日),江苏高邮人,当代作家、散文家、戏剧家,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。早年毕业于西南联大,历任中学教师、北京市文联干部、《北京文艺》编辑、北京京剧院编辑。汪曾祺在短篇小说创作上颇有成就,著有小说集《邂逅集》,小说《受戒》、《大淖记事》,散文集《蒲桥集》,其大部分作品收录在《汪曾祺全集》中。被誉为“抒情的人道主义者,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,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。”1997年5月16日上午10点30分,汪曾祺因病医治无效去世,享年77岁。



“如果你来访我,

我不在,

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。

它们很温暖,

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。

它们开得不茂盛,

想起来什么说什么,

没有话说时,

尽管长着碧叶。

你说我在做梦吗?

人生如梦,

我投入的却是真情。“

 ----汪曾祺《人间草木》

最初了解汪曾祺先生,便是缘于这则节选。

“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,它们很温暖。“

“人生如梦,我投入的却是真情。“

温润入心的文字,满满的感动。汪曾祺先生的散文没有结构的苦心经营,尽是平淡质朴、娓娓道来、如话家常。有些小说是读一遍就够的,汪曾祺的书是怎么读都不够的,即使都快背出来还是觉得放不下来,就是一杯闻来不浓郁但是留香长久的清茶。

 "草木时光,寻常日月,一定要爱着点什么。"

读他的作品,教会我们用美的心看世界,用爱的心去生活。

 “真的是很当心很当心,很不舍很不舍,一件衣服和人的陪伴,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穿到老,没有一个人可以好到尽头,有时候会很绝望地这么想,于是,在“愿得一人心,白头不相离。”这样的字句里,感动。 我能看到你,我们还在彼此俩俩注视,我们彼此好好的,这是何其温暖的事。“

他的每一篇文章回忆自己在文革时期被扣上帽子下放的散文,关于自己是如何被陷害的段落一笔带过,只是写了自己匆匆离去,来不及和妻儿最后说一声道别。

一场苦难在他的笔下好似一场匆忙的旅行。

吞下了苦难,却能把它化成温和的酸甜苦辣娓娓道来,却没有在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试图压倒或者淹没读者,而是你且与我坐下,慢慢聊聊。


“有一年夏天,我已经像个大人了,天气郁闷,心上另外又有一点小事使我睡不着,半夜到园里去。一进门,我就停住了。我看见一个火星。咳嗽一声,招我前去,原来是我的父亲。他也正因为睡不着觉在园中徘徊。他让我抽一支烟,我搬了一张藤椅坐下,我们一直没有说话。那一次,我感觉我跟父亲靠得近极了。”


喜欢汪曾祺先生的文字,正是因为这种平淡质朴、如话家常的写作方式。这样的直抒胸臆会让你觉得很舒服,读着他的文章,你就会在不知不觉中紧跟着他的思路。欢乐即是欢乐,忧愁便是忧愁。没有那么多的苦心雕琢,其间的情感就显得真挚多了。


汪曾祺先生是一位才子。

书画,少时即佳。

唱戏,“我初中时爱唱戏,唱青衣,我的嗓子很好,高亮甜润。

文才,带着恶性疟疾考上了西南联大中文系,王力、杨振声、闻一多、罗常培对他都十分看重,汪曾祺曾经替一名同学写了一篇关于李贺诗作的读书报告,闻一多赞赏有加:“比汪曾祺写得还好!”沈从文甚至给过他的习作120分(满分一百)的高分;日后因才气被江青钦点写样板戏,创造出“人走茶凉”等词句。

接下来欣赏几幅他的画作。

他也是一个有情趣的人。

举一例即可看出这一点。1935年夏,他考入江阴南菁中学。江阴河豚出名,肉鲜美,但吃来有危险。他的同学曾表示要带他去吃一次河豚,但未能如愿。半个世纪过后他仍念念不忘,75岁时他写了一首“河豚”:

鮰鱼脆鳝味无伦,
酒重百花清且纯。
六十年来余一恨,
不曾拼死吃河豚。


忘不了他在《人间有戏》中那句:“我听得耳熟,他唱得悲凉。京剧伶人,身怀绝技,头顶星辰,春夏秋冬,周而复始,粉末人生,风流云散,由伶人身世,看尽世情悲欢。”

了解一个作家,最好的方式是读他的作品。

编辑 | 赵婷婷

审核 | 李甜雨

微不足道的乐趣与情怀也请笑纳。

喜欢请关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