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

一个中年文字汪的日常(3月27日,星期二)

宁说无妨2019-06-09 08:39:25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

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
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

今天是老佛爷生日,早晨本来打算买个早点送过去,可梳妆打扮完毕,感觉要去单位了。周五要开通联会,我的稿子得自己写。到办公室,大致拟定了写稿思路。虽说写了二十年的材料,但还是感觉有点吃力。这跟书记、部长写稿不同,自己的单位变了,角色变了,语境也变了。但我想,衡量一个讲话稿好不好,就看有没有人偷偷躲着玩手机,或者明目张胆打瞌睡。

想当初,我当语文老师那会,牛叉得不行。我曾豪迈地表示,上我的课,你们想睡觉就睡觉,但打呼噜别出声。自信源于实力,不是吹牛,好像真没有打瞌睡的,毕竟成绩再差的学生,汉语还是听得懂的。后来,应邀到几个单位讲公文写作或党课,虽然是赶着鸭子上架,但看白花苍苍的老者都在边听边记,让人感动得不行。我这人泪点很低,想当无情的硬汉都好难。

临近下班,继续理论学习,抄读一页纸。速度挺快的,可惜质量不好,慢慢来。风动幡动心不动,改造自己,就是改造社会。

中午,大姐夫、二姐赶来,最开心的是小猪头,看见蛋糕笑得合不拢嘴。不知是不是受老佛爷影响,从不嗜好这些富贵之物,甜腻腻的看见就怕。明显感觉大姐夫有些落寞,九十岁的大妈身体已大不如从前。去年,她老人家还能在沿海生活,现在大姐夫也不敢冒这个风险,只好孤身一人回到潜江敬孝。人到中年,危机感不请自来,特别是忠孝不能两全,让人徒生唏嘘。特别是像我们这些“公家人”,不顾“大家”不行,不顾“小家”不对,真是难难难!

晚上三姐夫来吃饭,大姐夫陪大妈晒完了太阳过来。我去菜场买了鮰鱼、虾尾、卤牛肉、卤鸡杂等菜品,赶慌赶忙烧制。为家人下厨,是最大的幸福。

晚上看版,一切顺利。可惜小猪头作业没做完,等着我签字画押。本打算就老佛爷生日,写一些感悟的,好在双胞胎姐姐已提前写了,转发也是一样,做儿女的感悟差不离。只是辛苦她了,用手机逐个打字,都写了这么多。一万个佩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