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

西溪水产

偶有所得2019-06-10 09:36:51


西溪地区河港纵横,湖沼密布,有河道100多公里,并有众多荡、
溪、漾,水面面积占50%以上,自古以来就是水产丰饶之地。早在宋代苏东坡在杭州任太守时,杭州就已经形成了“南柴北米,东菜西鱼”的俗谚,其中“西鱼”,即指西溪、西湖等地的鱼。


明清以来,在西溪地区的古荡、骆家庄、蒋村、三墩、五常一带鱼塘进行人工饲养,经过数百年人工繁殖、喂养的积累,西溪地区渔民摸索出一套“桑基鱼塘”的良好生态模式,并代代相传。“桑基鱼塘”即在鱼塘四周广植桑树,桑树根系发达,在巩固鱼塘、防止淤积方面有很好的防护作用。


桑基鱼塘是我国古老的农业结构模式。很早以前,西溪劳动人民就利用桑叶养蚕,蚕沙(蚕粪)养鱼,鱼粪再来肥桑田,周而复始地为人们提供蚕茧、肥鱼和农产品。


在这个小小的池塘里,构成了一个良好的生态循环系统。桑树也是“生产者”,蚕是第一“消费者”,鱼是第二“消费者”,池塘里的微生物是“分解者”,它们将鱼粪和残剩的蚕沙、饵料分解、“加工”成肥沃塘泥,作为桑田的优质肥料。


一般来说,100斤桑叶养蚕,可产7斤蚕茧,得60斤蚕沙;每800斤蚕沙可养鱼100—110斤。若以1亩桑地产桑叶4000斤计,用于养蚕可得蚕茧280斤,得蚕沙2400斤,蚕沙养鱼可收鲜鱼300斤,还有大量的塘泥作有机肥料。


桑基鱼塘是生态工程的一种形式,它是把生态系统原理,特别是能量转化、物质再生和分层多级利用的原理应用于生产的一种工艺。它既可以保持生态系统的稳定,又可以达到最高的生产效率。


西溪农户用喂猪养鸭的肥粪便来肥水,增加塘水的营养度,用养蚕所得的蚕沙(粪)当饲料喂鱼,鱼长大捕捞掉后,其肥沃的塘泥又挖出用来肥地,这样造成的良性生态循环,使得西溪的水产养殖业数百年来蓬勃发展。


以西溪地区的骆家庄为例,骆家庄自明清以来,人工放养淡水鱼已成为该庄农户的主要收入之一,他们多从江州(今江西九江)贩运鱼苗而来,放于池中喂养。


1958年后,骆家庄改变从江西九江贩进鱼苗的办法,自己办鱼种场,自育鱼苗,到1975年已能培育出多种鱼苗,不仅满足了自己的需要,还能将多余鱼苗销往外地。


由于西溪的淡水鱼养殖兴旺,产量又多,故在蒋村、古荡一带有大批从事渔业中介业务的,如1960年设立的古荡收购站,是杭州市区鲜鱼主要供应的渠道之一。蒋村淡水鱼收购销售中心更是杭州的一座大型鲜鱼批发市场,1994年鲜鱼上市量3921吨,成为杭州市的活鱼库,杭州市场上活鱼供应的70%来自该批发市场。


杭州数百万人口的每日大量鲜鱼便是从这儿中转销售出去的,2005年,仅西湖区的西溪地区水产品总量达1万吨左右,渔业收入近2亿元。由于建设西溪湿地公园,花蒋路旁的蒋村水产批发市场才迁移。鲢鱼、威廉希尔下载app、青鱼、鳙鱼是西溪地区的四大家鱼,不仅是因为它们是我国特产的经济鱼类,也是我国淡水水产养殖业里的“当家鱼”。


我国的淡水养鱼历史悠久,刚开始主要是养殖鲤鱼。到了唐代,因为皇室姓李,所以鲤鱼的养殖、捕捞、销售均被禁止,养鱼者只得从事其他品种的生产,这就有了青、草、鲢、鳙鱼。北宋时,这四种鱼类,被进一步发展到更广泛的区域养殖。


它们不仅易养味美,而且能直接减少水体中的氮、磷含量,减轻水体富营养化,大受养殖生产者和水产品消费者的欢迎。久而久之,这四种鱼就成了我国传统的“当家鱼”。在中国的淡水养殖品种结构中,四大家鱼一直占据主要位置,产量约为总产量的80%。这四种鱼称为“四大家鱼”,是因为这四种鱼先由野生状态逐步成为“家养”状态,它们的人工繁育技术、鱼苗鱼种培育技术和成鱼养殖技术,都有很多共同点。


而且养殖者常常把它们同塘混养,共用一水。鳙鱼生活在水的中上层,主要吃浮游动物;鲢鱼也生活在水的中上层,主要吃浮游植物;威廉希尔下载app一般生活在水的中层,主要吃水生植物的茎和叶;青鱼生活在水的下层,主要吃螺、蚌等水底动物。这样一来,四种鱼相互依存,相得益彰。


生长在上层的鱼类的粪便,在水里繁殖浮游动物,为下层的鱼类提供了食;生长在下层的鱼类,也为上层鱼类清理了水质。所以它们的混养,既充分地利用了水体,又提高了饵料的利用率。


西溪湿地居民有十分丰富的养鱼、捕鱼、食鱼经验。明代学者王穉登《古荡绝句》称他们“蓄水种鱼如种田”,说明西溪人按时令养殖水产非常得心应手。




摘自:杭州出版社《西溪物产》